当前位置:首页> 元器件行业新闻> 各显神通的中国半导体产业四大集团军

各显神通的中国半导体产业四大集团军

作者: 铭顺科技 发表时间:2016年09月12日

中国的产业转型有低谷,有波峰。低谷是钢铁煤炭等产能过剩的行业,波峰是大飞机半导体等产能不足的行业。是的,产能不足,以至于需要大规模的从海外进口,这就给本土投资者提供了一桌饕餮盛宴。

市场有多大呢?

先普及一个概念,半导体可以分为四类产品,分别是集成电路、光电子器件、分立器件和传感器。其中规模最大的是集成电路,占半导体市场的81%,占了绝对主导地位。所以很多人将集成电路和半导体混为一谈。

2015年,中国进口集成电路所花掉的钱高达2307亿美金,是第一大宗的进口商品。而据国家制造强国建设战略咨询委员会的估算,2015年中国集成电路市场占全球的三分之一,增速是全球平均的3倍,在10年之后,将进一步达到全球的45%。

这么庞大与重要的市场,目前95%以上的产品供给都来自外资,这是中国政府不能容忍的,为了能夺回这个战略命脉行业的控制权,一场由国家主导的投资浪潮就此掀开帷幕。

这场浪潮的起点,是2014年6月发布的《国家集成电路产业发展推进纲要》。紧接着是一年后发布的《中国制造2025》,新一代信息技术产业被放在了第一的位置。

有了军令状,就得有雷霆动作,我国政府一旦重视起来,魄力之大通常超乎你的想象。具体来说,就是三个方面:

1、顶层设计:国务院成立“国家集成电路产业发展领导小组”;

2、中间支点:2014年成立国家IC大基金等机构,提供投资、财税、信贷、上市等全方位便利;

3、底层运作:整合有潜质的人才和企业,统一行动。

先从大基金说起。

大基金由国开金融、中国烟草、中国移动等15家企业投资,法人代表是工信部财政司司长。首期募资1387亿元,至2015年底已经花出去了426亿元,其中芯片制造业投资占45%,芯片设计投资占38%,其余为封测和装备投资。二期基金即将开始募集。

他是这场投资浪潮的关键推手。

那么,这些钱花的有什么讲究吗?当然是有的,半导体产业可以大致划分成高端、中端和低端三个层面:

高端就是上游的IP开发、设备制造、材料三个部分,这是利润率最高,也是技术门槛最高的部分,但整体市场规模并不算大。就像豪车奢侈品,利润率虽然惊人,但是从投资的角度未必有利可图。

中端包括芯片设计和芯片制造,这是规模最大、利润最可观的部分,缔造了英特尔、高通、台积电、三星等一批市值千亿的巨头,以及无数的百亿美元企业。只有夺下这个山头,中国制造2025的目标才算达成。

低端主要是封装测试和其他的模拟电路、传感器、分立器件等分支行业。这些行业或者技术门槛相对较低,进入比较容易,或者市场规模相对较小,投资吸引力不大。

最早的投资正是从最底层的封测行业开始的。

大基金看中的三个种子选手分别是长电科技、通富微电和华天科技。尤其是长电科技,可谓是前锋部队。2015年1月,长电科技以7.8亿美元收购全球第四大的封测企业新加坡星科金朋,大基金在背后居功至伟。

为什么这么说呢?

因为星科金朋2013年末总资产144亿元,而长电科技只有75亿元,相当于后者的两倍。而后者的收购款大约是48亿元,并且是全现金交易。这是典型的“蛇吞象”,以长电科技的实力根本无法吃下。

在这个关键的时刻,大基金送上了1.5亿美元的股权投资,送上了1.4亿美元的贷款,还拉来了中芯国际的1亿美元投资,甚至帮助他与新加坡淡马锡牵线搭桥打通政治线。最后,长电科技只花了2.6亿美元,占总交易额三分之一的钱,就顺利的吃下了星科金朋。

这一战,将长电科技从全球第六的封测行业排名,一下子推进到了前三,可谓是改变全球封测行业格局的重要一役。

头炮打响,紧接着就是进入更上游的晶圆制造和存储器领域了。

目前这一块,可谓群雄争霸、狼烟四起,美资的英特尔,韩资的三星、SK海力士,台资的台积电和联电都已经纷纷建厂。从2014年至今,投资金额已超过2000亿人民币。

而本土资本,也开始了悄悄的集结,其中最瞩目的,是半导体四大集团军。

红一方面军,名为清华紫光

紫光是什么来头呢?众说纷纭,我们也不去猜。从明面上就可以看出,大基金的发起单位里就有他,四处收购花钱最多的也是他。

举几个例子:

2013年7月,紫光收购展讯通信,花掉17.8亿美元;

2014年1月,收购锐迪科,花掉9.1亿美元;

2015年9月,收购西安华芯;

2015年11月,收购同方国芯,后者市值为31亿美元。两年时间,就将国内最好的独立芯片设计公司全部收入了囊中。

2015年5月,紫光收购惠普旗下新华三通信51%股权,花掉25亿美元;

12月投入20亿美元成为台湾两家封测厂矽品和南茂科技的股东……他的最新一步,则是花40亿元在厦门造一座集成电路产业园。

累计下来,两年里花掉的钱已经过百亿美金了,钱,对于紫光来说,似乎不是够不够的问题,而是能不能尽快把他花掉的问题。简单来说,紫光所承担的角色,就是集成电路领域的京东方,甚至是京东方的升级加强版,目标就是不惜一切代价撑起本土的半导体产业。

红二方面军,名为武汉新芯

事实上,除了国家大基金,还有一些地方小基金,比如上海小基金,就有600亿元的规模,厦门小基金有500亿元的规模,北京和武汉小基金,则有300亿元的规模。

而武汉新芯项目,则得到了武汉的全力扶持,气魄之大,同样不遑多让。这个项目是有一些历史积淀的,早在2006年就已经成立了。不过由于技术、人才、 资金各方面的限制,一直在亏损中苦苦挣扎。直到今年,政策的春风吹来,武汉新芯忽然发现自己竟然站在了风口之上,一下子就获得了地方政府240亿美元的投 资。

如果要拍一部“微微一笑很倾城”,武汉新芯必然是当之无愧的主角。目前,该厂是国内唯一一家拥有存储芯片生产能力的FAB厂,代表性产品包括45纳米和65纳米闪存。而另一个通过美国飞索半导体获得的3D-NAND技术,更是成为其他地方军艳羡的对象。

什么是3D-NAND技术呢?简单来说,现在的闪存都是平面技术,由于技术上已经逼近物理极限,想要进一步提升容量,就只能往3D立体的方向去发展 了。在这方面最领先的是三星,人家已经玩到48层了,明年就将实现64层,而另外两个玩家东芝和英特尔同样在这个领域有着不菲的投入。

回过头来再看我们的武汉新芯,实际上通过二道贩子飞索获得的只是9层3D NAND技术,离三星整整落后了三代。但不管如何,这毕竟是中国的独苗,在中国半导体产业追赶先进的竞赛中,他必将获得如洪水一般泛滥的资金关照。

红三方面军,名为福建晋华

福建是本届政府的龙脉宝地,投资大手笔当然少不了。本项目一期投资370亿元,落户晋江。小小晋江当然是没有那么大气魄的,背后其实也是大基金在筹划。6月底,大基金联合福建、泉州、晋江三级政府一起搞了个小基金,规模为500亿,自然就是为晋华保驾护航的。

另一方面,晋华也和台湾联电搭上了关系。据悉,联电将接受晋华委托开发DRAM相关制程技术,由晋华提供资金,技术成果双方共享。为此,联电已抽调了超过百人的技术团队来配合。

红四方面军,即将落户合肥

合肥作为中部冉冉升起的一颗新星,可谓吸足了眼球。先是海尔、格力、美的先后落户,接着成为京东方最大的平板液晶生产基地,2015年还吸引来了台湾力晶的一座12寸晶圆厂。

在去年那座晶圆厂的奠基仪式上,大基金总经理就曾经公开表示:合肥要有打造“中国IC之都”的信心和决心!合肥到底何德何能呢?其实答案也很简单,一来是中科大的教育资源优势,二来就跟福建一样,背景深厚。

最新信息显示,美国恩智浦半导体已经将其旗下的两块业务分别以18亿美元和27.5亿美元出售给一家中国国有投资公司,其股权将被注入一家合肥国资委属下的上市公司,而相关的生产基地也将落户合肥。传闻尚未被证实,但是机会很大。

四大集团军各显神通,这倒让目光如炬的高层有点担心了。

4月份,国家主席习近平在全国网络安全和信息化工作座谈会上谈到,“我们同国际先进水平在核心技术上差距悬殊,一个很突出的原因,是我们的骨干企业没有像微软、英特尔、谷歌、苹果那样形成协同效应。”

三个月后,红一方面军吃下了红二方面军,长江存储科技有限责任公司宣告成立,项目总投资1600亿元。紫光董事长赵伟国任长江存储董事长,大基金总经理丁文武(也是工信部电子信息司司长)任副董事长,武汉新芯CEO杨士宁任总经理。

这里面,杨士宁是什么来头呢?从简历上看,其曾经先后任职英特尔、新加坡特许半导体、中芯国际,干的大多是CTO的活,有着丰富的技术研发和管理经验。此次操盘长江存储,团队大多是从中芯国际跟来的,如今积聚了大基金、紫光、武汉新芯的洪荒之力,成败在此一举了。

长江存储的新产能和工厂将在2018年释放,到时全球将有至少20座新建晶圆厂同时落成,其中10座将会位于中国。那时候,将会是全球半导体行业最艰难的日子,就看谁能够熬得住天文数字般的亏损,并且在技术的合纵连横中奔跑胜出。

这注定是一场惨烈的生死之战,而为了这一战的“只许胜,不许败”,中国政府压下的赌注已经超过了1500亿美元。